Life is a disaster,but we have Ezra Miller.

每次我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想:哦,天啊!我都活到xx岁了!真幸运,又活了一年!今天他过生日,我也想说:真不容易啊,恭喜你无病无灾的活到27岁啦!



喜欢上他真的是一件特别凑巧的事,看了几部他的电影,看了零星访谈,就觉得这个人真不错,我当时也不觉得他和别人有什么区别。几个月后我爱上了他那种该死的自由感,雌雄同体的美感,他流动着,没有形状,不受限制,那是我从来从不敢做的,甚至想都没想过的,于是我将他想象成一个温柔、勇敢、天真且刀枪不入的战士。到前几个月我还是这么想的,后来断断续续找到了一些采访,才发现他也不是那么勇敢,那么无畏,他不是一个脸谱化icon,每逢提到他就要提到他的同情心、女性...

【暗巷】如在水中 | 01

纯粹为了爽才写的。不打tag了。



Credence听到有人在议论他,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他和Percival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想去打听,就一定能得到答案——真相或者是谣言,Credence拖着疲惫的身躯光着脚走到门后,试图在女仆们难得的下午茶八卦时间中得到一些大众对他真实的看法,尽管这种行为接近自虐了。

Lily率先谈论起男主人来了,他夸赞Graves先生英俊优雅,英明果断。(Credence觉得“刚愎自用”一词更适合形容他。)Crystal则更喜欢讲一些细节,她说昨天上午给花瓶换水的时候,她不小心打破了一个花瓶,而温柔体贴的Graves先生却没先...

【瑜昉】责备春天(3)

尹昉从不提上海,就像黄景瑜从来不问一样。黄景瑜以为尹昉至少会骂自己一句臭贫瞎想,但他什么都没说,他把手汗抹在裤子上,微微低头,绿灯亮了,摩托车的轰鸣响彻云霄,他们很快就飞了出去。黄景瑜隐约觉得尹昉说了句话,但是风声太大,他听不清,黄景瑜问他说了什么,尹昉说,好志向。黄景瑜有些失望,他指了指原处的高架桥说:从那儿走吧,去老学校,今晚有宝瓶座流星雨,新闻说流星密度很大,我们一起许个愿去吧。


老学校是尹昉黄景瑜共同毕业的船厂子弟初中,93年的时候开始工人下岗潮,有个吊车下岗工人,叫李倓,下岗之后心里很不平衡,要么去厂子找事,要么蹲在自行车棚里守株待兔,等着他厂长的出现。这一来二去他就出了名,门...

【瑜昉】责备春天(2)

尹昉七点下班,回来路上被蚊子叮了一道,他挺白,胳膊上抓一道道红,黄景瑜听到关门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尹吭骂他:“一天天到了去的,作业写完了吗?”黄景瑜诡辩:“我出来喝杯水,晚上菜咸了,好渴。”


他缓慢倒水,轻轻啜饮,尹吭问:“你联系她了吗?”“谁啊?”尹昉盯着胳膊上的包,走了神,尹吭不乐意,“还有谁啊?小张啊!他可是这一片儿最漂亮的未婚女人了,年纪和你也匹配,她家就她一个孩子,前年他爸在机械厂突发脑梗,没了,厂里赔了一大笔钱。现在人小张可吃香了,你可别不当回事。”尹昉笑了,“我不图那个,钱不钱的,主要是人。”“那是当然。只是这不必须得考虑嘛。”尹吭有点不自在,黄景瑜插嘴:“舅,帮我看看两道...

【瑜昉】责备春天(1)

东北骨科爱情故事。舅舅尹昉x外甥黄景瑜。全文不长。


尹昉刚从食堂出来就被班组长叫走了,说他姐电话火急火燎打到了办公室,尹昉一愣,这才掏出手机,黑白的荧幕上一提溜的未接来电,刚才吃饭的时候把手机借给吊车小刘家的孩子玩儿贪吃蛇了,可能孩子不小心按到静音了。他跟班组长说声谢谢,才忙打回去,是他外甥黄景瑜接的电话,黄景瑜刚想通风报信,他姐尹吭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是小昉不?”“是他。”“拿过来我说。”尹吭接过电话,语气不善:“我跟你说啥来着?今天中午回来吃饭,小张都来半个点儿了,巴巴儿等着你啊,你当人家没工作呢?打你电话也不接,咋的?想造反了?”


尹昉哎哟一声,道:“姐,真忘...

【EzraMiller/PaulRudd】圣诞结

你听到布料摩擦的窸窣声,尽管你意识仍然伴随着睡意在宇宙游荡,但你还是努力的睁开眼。你男朋友微微弓着脊背,正努力让视线与平放在床上的笔电屏幕成为直角。他的皮肤被冰冷的荧幕白光照出一个迷人的轮廓,你可以从侧面看到他纤细却蓬勃富有力量的腰腹,形状完美的腹肌和紧绷出青筋的手臂。你往他的方向移了移,男孩转过头来,同时压低了电脑屏幕,他笑道:“吵醒你了?”

 

“没有,我半夜本来都会醒的。”

 

你抬起荧幕,里面是一串串代码,你一眼就看出一个错误,并委婉地指出了,男孩瞪大眼睛恍然大悟,“哎呀,我说一直错在哪儿,我卡了好久了。”

 

“怎么这么辛苦?”

 ...

近期目标:画出这样的美丽眼妆🤯🤯🤯

小论文预留位

他真好。

他在舞台上的样子好美,好真实,又好到不真实。

我没法儿从昨天绮丽的夜晚走出来,我不想离他太近,我好害怕,那种恐惧就像飞蛾怕火,我本能想远离。昨晚我回去后实在忍不住,一直哭,明明应该开心,却怅然若失。我以后不会再去见他了,他太炽热了,太明亮了,太美丽了。从他身上我清楚的看到了自己一直逃避的东西。我好爱他,又不敢爱他,爱他好疼,就像拥抱一团火。

我现在坐在kfc里等人,我又掉眼泪了,心口好像堵着什么东西,喜欢他太好了,能喜欢上Ezra Miller的我是多幸福啊😭

2018年

你一共骂了华纳365次


你骂人的风格统一

9月亨本疑似退出dceu,你骂了整晚华纳司马

10月闪电侠拍摄计划推迟,你的微博一整天都在排练着华纳高层主演的死神来了

11月你看到了猛禽小队的选角尽管你很克制了却仍然问候了华纳的🐴

每次DCEU出新闻,华纳总是要死几个🐴


7月5日大概是很特别的一天

凌晨三点你还没有入睡

你还在微博上骂着“cnm司马华纳你到底什么时候准备拍闪电侠solo?”


你也有着柔软的一面

每当你观看完bvs和海王,你总是决定今天先不骂华纳了


你在这一年里学会了成长

海王让你明白了什么叫真香,你看到了希望,打算继续粉dceu...

【Colezra】鼩鼱的城堡(二)

Warning:本文有涉及Ezra和除Colin外的人(隐晦)性描写,也有一笔带过未成年性描写。


(二)


Colin比男孩醒的更早一些,他一下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抽烟的警官,如果不是他的制服,仅凭他的仪态,Colin很难猜到他是警察。他脚搭在茶几上,肮脏的皮鞋几乎要踩到漂亮的杯子上,Colin很自然将他归为不速之客。他朝Colin挥了挥手,道:“陌生人,没见过,你是谁?”

“我想这个问题该是我问你。”Colin无缘无故被他的语气惹恼了,Abbott Smith冷笑一声,“你才来一天,就把这里当你家了啊,看来那个小婊子找到新靠山了。”

Colin隐约能猜到他...

© 幸运小熊软糖 | Powered by LOFTER